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新加坡解决停车问题有哪些“高招”

2013-5-20 17:48:03资讯来源:新华网

  现在很多国家的大城市都变成了大“堵”市。交通拥堵让社会和个人每天都在此付出巨大的时间和经济成本。尽管造成拥堵的原因很多,但,其中一个不可小觑的因素是停车位问题。停车位貌似不重要,但每辆车实际需要占用的面积不小,尤其是将这些面积一旦叠加,对一个城市,包括一个国家,都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很多城市由于停车位不充足,一方面使很多车不得不占道停车,使很多本来就不是很宽敞的路面变得更加狭窄,让道路流量成倍的降低;另一方面造成很多车不得不行驶在路面,寻找车位,使道路增加了很多不必要的道路承载量,也相应地造成道路拥堵。

  新加坡的停车问题就解决得比较好,它在治理“停车难”方面的经验值得借鉴。

  专业、新加坡公共住宅、私人公寓楼、公共服务和商业服务区,停车位都“只租不售”,除极少数有专属停车场的机构可能会设几个管理层的停车位外,公共住宅楼、私人公寓楼和商业服务区内都不设置单个固定的租车位,停车实行“先来先停,有空可停”的做法。这样的停车方法,较多的好处是停车位的利用效率极大的提高,不会出现“有空位但不能停车”的现象。反观很多国家,停车位已经随同房子按位出售,变成私产,车主往往会给自己的车位上锁,那怕空置,也不让其他车使用。这种做法,不仅降低了这些车位本身的使用效率,同时,还无形之中成陪地增加了一个城市总停车位的需求量,因为当这些车主把自己的车开走,把自己的“私产车位”锁住空置的时候,他必须在另一个地方占用一个车位停车,形成事实上的“一车两位”的情况。如果一个城市中,有上百万这样的车主,对城市所造成的停车压力可想而知。

  第二、在“只租不售”的前提下,为了很好地调节停车位的使用效率,新加坡几乎所有的停车场都实行“月租”“时租”和“择时免费”的收费办法。

  “月租”车位的费用比“时租”要优惠很多。公共住宅停车位的“月租”费目前约在每月90新元左右,私人公寓每户一般会给一个免费的“月卡”,办公和商业区的停车位从几十新元到2、3百元不等。但时租除公共住宅区稍便宜,约为每小时5毛到1块新元外,中心和重要商业区的时租,则可能高达每小时5块新元以上。这样一来,“月租”和“时租”收费差距很大。与此同时,为了鼓励车主们在一些时段使用停车位,很多停车场还实行“择时免费”的做法。这些不同的收费办法,即保证车主有比较稳定又经济实惠的停车位,又提高了停车位的使用效率,而且还避免成倍增加城市总体停车位的需求量,避免很多汽车为寻停车位而空驶和慢驶占道等容易导致整个车流降速、拥堵等问题。

  中划有红线的停车位是给“月租”车的位置,一般每晚七点到第二天早上七点之间,这些车位是不允许“时租”车停放的。这样可以保证车主晚上回家后,有车位停车。“月租”车位一般在多层停车楼的低层楼层中,这样便于长住居民们(月租车主)停车后,少走几层楼梯。

  公共住宅区的多层停车楼,周末和公共假期都会对“时租”车免费。这样的作法,方便亲友互相家访,鼓励建立良好的家庭和社会关系。商业区的停车楼里,也经常有“择时免费”的做法,招揽顾客。

  第三、建多层公共停车楼。新加坡另外一个解决停车问题的最重要途径是建设多层(高层)停车楼。这种多层停车楼是公共住宅区必须配套建设的,大约每3到4个住宅楼,共用一个多层(高层)停车楼。公共停车楼一般建在配套住宅楼的中间,车位足够这几个住宅楼内住户停车使用,而且离每个楼的距离都很近。而新加坡的中心商业区和办公大楼,一般都必须在自己的楼内辟出多层停车区,专供办公人员或者购物者停车。这种建多层停车楼和停车区的做法,大大减少了占道停车的现象。

  第四、多层停车楼建比较多的附属设施,以鼓励和方便车主停车。这些打措施包括在公共住宅区的多层停车楼内设专门的洗车车位,而且水费很便宜,接三、四大桶水只要2毛新元;公共住宅楼内的停车场一般在停车楼和住宅楼之间建有盖的走廊,保证居民不用淋雨、晒太阳就可以穿行在停车楼和住宅楼之间,而且很多公共住宅楼的多层停车场已经或者正在加配电梯,方便车主和居民上下车。而商务服务区的停车场,往往都与商场、商铺直接或者电梯、扶梯连通。便于乘客下车后到商场购物。有些公共住宅楼的停车场低层,还开设有便于居民就餐的餐饮区(如食阁、大排档等)

  新加坡解决停车问题的办法,简单但却非常实用,较多限度地提高了停车位的效用。值得很多有“停车难”问题的城市学习借鉴;特别是正在进行大规模城市化、城镇化建设的地区来讲,新加坡的做法更具现实的启示意义。当然,这种启示,恐怕不仅仅对解决停车问题有帮助,对解决其他很多重大现实的公共问题也应该很有帮助。其实,如果深入分析,新加坡的解决方案认识到了停车位的特殊属性,意识到停车位微观(个人)层面私产化的低效率问题,因此灵活地实行停车位“只租不售”,保持“集体所有”;而并没有盲目简单地将其等同于房产物业,“一售了之”。同时,新加坡的解决方案也很好地体现了经济杠杆的作用,有市场行为的因素。可以说,一个小小停车问题的解决方案,实际透射出很多公共政策制定时需要考量的因素。 

    作者:文泉,南洋公共管理研究生院助理院长